快捷搜索:  as

高校体育正在长大(体育大看台)

  近年来,高校体育发展不断探索与进步,各具特色,渐成规模。但如何保证好苗子在校园的成材率,仍是高校发展高水平体育面临的课题。当前,教育体系与体育体系赛事如何兼容,带动更多学生参与,怎样完善高校体育与职业联赛通路,助力好苗子转型等,需体育部门和高校互补互动,共同解决。

  意大利那不勒斯当地时间7月4日,在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女篮比赛中,中国队以75∶50战胜芬兰队,收获了小组赛第二场胜利,晋级八强。

  尽管集训的时间不长,但6月中旬才结束的CUBA(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)四强赛让队员保持着火热的手感。这支大学生代表队由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女篮等队伍选拔组成,从校园联赛到世界大运会赛场,她们的成长之路映射出近年来高校体育的探索与进步,“体教融合”的话题由此引发新的思考。

  在本届世界大运会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名单中,清华大学共有22人入选,射击队的邱烨晗、田径队的江亨南就是从清华大学走出来的优秀选手。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刘波表示,近年来,很多高校都开展了自己的特色项目,比如清华大学的篮球、田径,北京师范大学的女足、女篮等。

  在教育部学生体育协会联合秘书处副秘书长申震看来,出路宽了,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为有体育特长的孩子选择综合类高校,这又对体教融合提出更高要求,“综合类高校要拥有高水平体育训练的基本条件,有体育特长的孩子们升学渠道要畅通。这是推动高校体育发展高水平队伍的两个前提。”

 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认为,“大学培养竞技体育人才,应该是个水到渠成的过程”。首先,高校规模庞大的学生人群是潜在的资源;其次,相关措施的变化也会有一定导向作用,比如自2000年起,体育系统的教练员培训向高校开放,有利于高水平教练员进入校园。但不可否认,校园的“门槛”依然不低,制度化的设计也有待完善。

  2011年,以北京师范大学女足为班底的中国队在世界大运会上夺得冠军,这一刻成为人们难忘的记忆。不过,竞技体育人才的培养体系传统上并不经过高校,高校在训练条件、教练员水平、后勤保障等方面仍有不足。如何保证好苗子在校园的成材率,是高校发展高水平体育面临的课题。刘波认为,拥有优质竞技体育资源的体育部门如何同高校实现良性互补互动,体教融合还有待进一步探索。

  世界大运会备战期,恰逢高校考试周,很多队伍的集训或多或少受到影响。平衡学业与训练是每名大学生选手绕不开的一道坎儿。

  尽管面临不少现实问题,但高校组队参加世界大运会,对推动校园体育发展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。“这次的女足队员来自7所学校,从项目普及层面来说是好事。”此次率队参加世界大运会的中国女足主教练余东风说。

  刘波认为,高水平运动队在为国家、学校争取荣誉的同时,也能成为带动校园体育文化发展的“火车头”。高校体育一方面要想办法锤炼“精兵”,另一方面,普通学生的广泛参与才是发展的基础,“清华大学浓厚的体育氛围,正是源于广大普通学生的积极参与,也成为学校培养高水平队伍的助力。”

  “高校体育发展的大形势也在倒逼体教进一步融合。”申震说,这次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在组团选拔上有一个新变化,在田径项目中,大学生选手在世界大运会和全国锦标赛中取得的成绩可以互相认可,这为未来更多体育系统与教育系统赛事的“兼容”打下基础。

  钟秉枢说:“现在校园比赛归教育部门管,而体育总局负责的青少年赛事也很多,如果两套竞赛体系可以有机整合,运动员的选拔范围自然会越来越广。”申震表示:“这需要更多政策性引导,比如在运动员等级认证方面,我们也在积极争取体育系统更多支持。”

  本届世界大运会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中,来自北京大学的王少杰是一名从CUBA走出的“明星球员”,他已经将目光投向职业赛场。他的成长轨迹,给其他大员带来新的鼓舞。

  从2015年到2018年,参加CBA(中国男篮职业联赛)选秀的员约有60人,入选10人,能在CBA站稳脚跟的并不多。“CBA选秀对大学生球员开放的思路是好的,但现阶段还不能形成稳定的输送规模。”钟秉枢说,比起校园篮球,职业比赛的训练和对抗强度更高,大学生球员适应起来有一定难度。

  不过对即将到来的挑战,王少杰已经做好了准备,他认为,在学校的经历有助于加深自己对篮球运动的理解。而篮球项目率先试水,“更大范围的上升通路也开始建设。有些项目的国家队选拔逐步放开,运动成绩优异的学生选手有机会代表国家队参赛。比如击剑项目,高校选手只要水平达标,就有机会代表国家参加世青赛。”钟秉枢说。

  刘波则举了校园足球的例子。他认为,校园足球和职业足球之间的通路还要进一步完善。“校园足球会出现好苗子,但好苗子如何融入青训体系,进而走上职业化道路,当前这个渠道还不够畅通,还需要教育部门和体育部门一起想办法,积极引导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